中文 English
首页公司概况新闻中心业务中心产品与服务成员单位党群建设可持续发展社会责任延长子站群
企业文化(简要)

当前位置: 首页 > 公司概况 > 正文
职工原创 丨做饭的乐趣
  审核人:   (点击量:)



文/贺勤智

小时候最爱吃的是妈妈的手擀面。顺溜细腻。有面条面片;有白面、荞面、杂面;有素汤面、油泼面、杂酱面。在我的老家母亲做的最多的就是泼汤面。泼汤面简单,是最好的待客饭,还节省食用油,即经济又实惠。泼汤面的做法简单快捷,根据家庭情况鸡蛋可多可少,打好鸡蛋,用筷子刷均匀后,把开水泼入鸡蛋一冲,便成了鸡蛋汤,再切的撒上些葱花、韭菜、香菜,点几滴香油,一盆美味的汤就做好了。用汤浇进煮好的面碗,一碗香味扑鼻的泼汤面就可以上桌了。喜欢吃酱油、醋、辣椒的再放一点,如果还能有点小蒜这些调料那可就香的不得了啦。陕北有句俗语:“二月的小蒜香死老汉”。

教我做手擀面的恰恰不是母亲,而是父亲。一九七八年我上高中了,父亲把我从延长转入延川永坪中学,来到他的身边。

那时永坪中学一天两顿饭,油矿是一日三餐,与油矿作息时间不统一。所以不能与父亲一起吃饭,于是父亲就提议让我学做饭。当时想这太难了,我从来没做过呀。父亲就一遍遍的教我一个人用多少面,和面,醒面,擀面,切面,煮面,捞面及用土豆、红萝卜、豆腐、白菜做素汤。那时生活条件差,很少能吃上肉及杂酱。西红柿鸡蛋面也是来了客人才能享用。经过几天的培训,我终于能独立操作做面条的全过程后,父亲开心的说:这下放心了,你不会忍饥挨饿了。

做饭这件事,你一旦学会了一样,其他的饭食只要用心看着就能触类旁通啦。有的甚至吃上一两次就能揣摸探索着做。在学会做面条的基础上,我又学着发面蒸馒头、拌洋芋擦擦、焖米饭、煮稀饭、简单的炒菜等,那时还真有点小成就感。

面条是北方人的常用食品。小时候,每天能吃上一顿面条那可真是一种幸福。大家见面的问候就是吃了吗?有人还没等你问吃了什么?就急不可待的回答:“你不要看我穿的烂,吃了白面三大碗”来炫耀自己。

做饭是一种生存技能。记得看过一篇文章,说日本一位患癌症的妈妈,冒着生命危险生下女儿后,不幸癌细胞扩散,生命进入倒计时。这位母亲想要给女儿留下受用终生的本领。想来想去,决定教女儿做饭。于是妈妈为女儿买了一条围裙,训练她踩着小板凳,颤颤巍巍拿着刀铲摆弄锅碗瓢盆,调和油盐酱醋。不到一年这位母亲去世了。父亲郁郁寡欢借酒消愁,然而不到5岁的女儿踩着小凳子为父亲煮饭烧菜,当别的孩子还腻在父母怀里撒娇,而自己的女儿已经系着围裙,掌管起父女一家人的生活,激发了这位父亲的生活勇气和信心。因此说学会做饭,便意味着生存能力形成,一生无论走到哪里,干什么,都能生活下去,教会一个孩子做饭,便是教会他生活的技能。

做饭是一种生活艺术。好多人都认为做饭是伺候人的活计,总低人一等,是没有地位围着灶台转的家庭主妇们的专利。就连一些女同志也自己瞧不起自己,总对家人抱怨自己烟熏火燎起早贪黑成了老妈子黄脸婆。我也有过这样的偏见,因为,毕竟亲眼目睹过自己的奶奶和妈妈,及所有农村的妇女,她们将青春熬进了一粥一饭、一菜一汤。小时候还常常庆幸自己不是女孩,如果要是女孩那可真悲惨了。来到油矿,看到油矿职工俩口子双职工的下班后男女齐上阵,你切菜,她和面,你炒菜,她擀面,配合默契,不分男女都下厨房,感到很惊讶。想一想也对呀,俩人都上班,同时下班一人坐着一人干活做饭,那效率肯定低呀,另外一人做饭一人坐享等待也不是事呀,这一想就明白了,原来城里的男人比农村的男人文明,农村男人的大男子主义要更严重些。

有一年我开了一个饭店,雇了一个厨师长,他年轻英俊,聪明好学。我就想他的家庭肯定不好,供不起读书早早自谋生路干起厨师。后来熟悉之后了解到他家条件很好,父母都是中学教师,经济宽裕,我不理解的问他为什么当厨师时,他笑着告诉我:“我很喜欢做菜做饭,看着它们在我手里变成秀色迷人的美餐,就好像完成了一件件艺术品的创作,心里的满足和快乐简直无以言表” 。正是他的用心,经常推出新菜品,饭店的生意非常红火。做饭不低人,也不是为了讨好谁,而是为了让生活更美丽,因为做饭本来就是一门艺术。能用寻常普通食材做出一桌色味俱全的美食来表达自己审美情趣的人,生活一定过得有滋有味风生水起。

工作之余,当你心情不好的时候,你就去做饭吧,喂饱自己的胃,心也就不空了,心情自然就好了。当你心情好的时候,你也是去做饭吧,这时做起饭来,你简直是一种享受,是享受创作之美,你是在用善于发现美和制造美的心与手,将别人眼里的苟且,都活成了诗和远方。

做饭是一份爱的给予。一个家庭是否和谐美满,你就看厨房。厨房的温度,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一个家的温度。刚结婚时,一间20多平米的平房,客卧厨混合。人也年轻,工作也忙,对生活的理解也不深。一天下班谁回家早谁先动手做饭,怎样便捷怎么做,以填饱肚子为目标,只有到了星期天,才包饺子改善一下生活。我们夫妻俩基本是她负责做菜做汤,我负责面食,一个菜案,一个面案,分工明确。记得儿子大二暑假回来的一天,我加班回去的晚了点,有点累,问儿子想吃什么?儿子顺口说:“好长时间没吃老爸做的手擀面了”。我说:“今天有点累,咱们买的吃点吧”。儿子懂事的同意了。晚上睡下,我寻思着儿子想吃一碗爸爸的手擀面,是想寻找儿时的记忆和温馨。我怎能连这么小小的要求都没有满足呢?真有点后悔和内疚。第二天,我早早起床,和面、擀面、做菜,赶上班前将一碗西红柿鸡蛋面放在餐桌上。儿子洗漱完后看见桌上一大碗西红柿鸡蛋手擀面,满脸洋溢着幸福。其实,爱到深处最自然的表达,不过是轻声问一句:“你饿不饿?我给你下碗手擀面”。我们回到家爸妈最常说的不就是这句话吗?

当你真正爱家人时,便会自然而然想要让他(她)们吃好,把深情厚爱都藏进一粥一饭、一丝一缕。爱人退休后,主动承担厨房里的工作,常常会对外人说,我做的饭不好吃,全家人不爱吃,其实我明白,她是在那方寸之间的厨房里用油盐酱醋调和着人间美味,倾注了对我和儿子、媳妇、孙女全家的爱。有时当我回去晚了,爱人要为我做饭,我就会说给我煮一碗挂面吧,我爱吃挂面。我是真不想再辛苦劳作了一天的妻子了。







秒速时时彩计划
 
集团宣传片
热门文章

版权所有:陕西延长石油(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技术支持:陕西延长石油(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研究院数据信息中心    陕ICP备案:05015368号
推荐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

 
法律声明 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